林旭輝


「有圖為証」時代過去了!

林旭輝 (香港首位「燈片填修」專業技師)

影像的加工

攝影技術在十九世紀初面世以來,一向被視為記錄這世界最「客觀」最「真實」的媒體,甚至常用作為呈堂証供;但當數碼「影像加工」軟件出現後,什麽影像都可以移花接木,隨意加插背景、顏色,甚至不在場者於照片之中,因此,「有圖為証」這句話在今天已不再管用了。
其實「影像加工」這行業由來己久。早在黑白攝影時代,每當有新的攝影物料面世,生產商就會隨之而製造出「影像加工」的物料;藝術家也很快把它靈活運用,作為表達個人情感及思想的媒介。二次大戰前後,就有野心的政治家,利用這些技術來塑造自我形象來瞞騙世人。

燈片的手術

八零年代,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,我加入了這個行業,成為香港首位從事「燈片填修」的專業技師。期間除了製作過不少家喻戶曉的廣告外,還替好些明星、歌星的照片底片做過「手腳」(加工),包括:除摺紋、去暗瘡、眼肚、裝胸修肚…等。經過美化修填「手術」後,出現在唱片封套或電影海報(特別是化粧品廣告)上的男女主角,都變成了美若天仙,英俊瀟灑的俊男美女。由此可見,這些照片充分發揮了「隱醜揚美」的作用,令偶像在影迷心目中的形象完美無瑕。

照片的鑑証

有一次坊間傳出,在一壇道教法事中,拍攝到在火光中有數隻狐狸形狀物體。有人說是狐仙顯靈,於是電視台請來了牧師、科學家、道士和我(代表攝影特技) 作鑑証。我的結論是:該張照片沒有經過影像加工,但由於廣告攝影不惜工本,所以往往在拍攝煙、火或流水等有動感的影像時,都會拍上數百張作選擇,因此從照片中看見類似某些物體的情形時有出現,當時我還以影像作實例說明。可惜在節目播放時,只聽到我的結論,卻沒有了解釋。這會否是節目主持人,為了把虛假的東西說成真實,故來一個斷章取義,將真確的訊息隱藏?那就不得而知了。

虛擬的世界

錄像是中性的,但一旦經過剪接,意思便可以隨意被扭曲。影像是客觀的,但因着數碼科技高速發展而變得虛假。如今,連帶電影中千軍萬馬的場面,風光如畫的背景,雜誌上震撼心靈的影像,不少都已是在數碼的0與1之間虛擬做出來。例如全球首部全用「藍幕技術」(blue screen technology)拍攝的電影「轟天戰士決戰明日世紀」 (Sky Captain and the World of Tomorrow),正是以虛擬世界作各地的背景,片中主角根本沒有到過尼泊爾、喜馬拉雅山脈、紐約和太平洋等地方。這就是虛擬世界帶給人類的模糊影像--真亦假時假亦真,令人迷惘。

難分真與假

當我們每天都接收著「難分真與假」的信息和影像時,很多人在不知不覺間,就相信了「世事無絕對」;而後現代思想更是要我們相信,一切都是相對的,沒有「真理」,沒有「絕對」。我們真要提防末世的虛謊,千萬不要被現代科技以及後現代思想衝擊以致迷失方向。
耶穌說:「我就是道路,真理,生命。」希望大家能從這句話中找到人生真路向,也從這位真神身上得到真確的啟迪。